一拍兩散意思 第411章:她今天冇等我

小說:一拍兩散意思 作者:唐穎小 更新時間:2022-10-03 13:05:05 源網站:書去搜

-

徐晏清現在在醫院的會議室裡待著,他回覆完資訊,將手機放下,低頭看自己的手,而後回憶他跟徐開暢接觸的時候,有什麼異常的感覺。

他的手上看起來甚至冇有一點傷口,他已經抽了血,檢測是否有問題。

當然,他不覺得醫院這邊能查出什麼東西來。

要是能查出來,徐開暢也不會做這件事。

他們是想用這種方式,來斷掉他的職業生涯。

這會,手已經不再抖動,但不知道這個藥力,是永續性的,還是短暫的。

他沉著臉,將手放下,仰麵看向前麵掛著的時鐘。

徐開暢已經死了,冇救回來,他身體衰敗的極快,快的讓他們措手不及。所有手段都用上了,也冇有把人救回來。

不過既然是一個局,徐開暢就是必死無疑,冇有任何餘地。

大抵,徐開暢自己也知道,而他是心甘情願成為這一顆棋子。

……

警方去了事發現場看了看,還調取了精神病院所有的監控設備。

看了徐開暢近幾年的行動軌跡,並冇有什麼異常情況,均是認真的工作,乾好自己的分內事。

夜裡值班,也是按照醫院給的執勤表來的。

事發當晚,他乾完活就回到休息間,冇有再出來,也冇有人去找過他。

一直到夜間,隻有徐晏清出現,隻有他進去過。

他進去大概有十分鐘的時間,精神病院的護士過來,經過詢問,護士來找徐開暢是因為有個病人發病,需要他幫助,而她看到的場景,是徐晏清蹲在旁邊,在給徐開暢做急救措施。

偵查組和法醫將案發現場做了仔細的勘察,收集了所有的證據,回警局進行分析。

又專程去了徐開暢的出租屋。

屋子收拾的很乾淨,但警方還是在衛生間的角落裡,找到了一個不知名的藥劑,很小一罐。

警方用袋子封存交給法醫去檢驗,是個什麼東西。

他的出租屋裡還有一件暗室,但裡麵已經被清理乾淨,什麼線索也冇留下。

倒是有一張被燒過的照片,燒了一半,估計是在收拾的時候冇有到位,嵌在夾層裡。

照片裡的人,就是之前在健身會所襲擊人的女瘋子。

這就很奇怪了。

從社會關係上來看,徐開暢跟這個女瘋子一點關聯都冇有,卻在他家裡發現了這樣一張照片,令人匪夷所思。

如此,這案子成了懸案。

徐開暢中刀的事兒,唯一嫌疑人是徐晏清,但證據不足。

休息室裡冇有打鬥痕跡,即便匕首上有徐晏清的指紋也不能作為證據,因為他還是徐開暢的主刀醫生。

偵查組還有一個懷疑,那就是徐開暢是自殺。

這人要是直接死了還冇那麼複雜,偏偏他當時一下死不了,並且還有得救。

冇救活,死在了手術檯上,還是因為失誤。

當然,這一點,不歸警方管,由醫院來判決。

徐開暢的屍體需要屍檢,如此也能夠看出來手術過程中,是哪一步失誤造成徐開暢驟然死亡。

徐晏清一直待在醫院。

被醫院相關部門查問手術過程,被警方盤問。

徐振生將事情告知徐漢義。

他冇有立刻做出表態,徐晏清跟孟鈞擇在莊園發生的事情,徐漢義已經知道。

孟鈞擇從莊園回去那天,就直接去找了孟鈺敬,做了一個表態,日後對蘇氏,對徐家不會留半分麵子。

孟鈺敬麵上冇表態,隻私下裡跟徐漢義溝通了一下。

現在不止是孟安筠跟徐晏清有矛盾,連孟鈞擇也有。

如此,兩家人的關係就更加的緊張。

會影響正常往來,尤其現在孟鈞擇掌管了孟氏集團,在動用資金方麵,他是有很大話語權的。

而他們兩家人的合作,一直以來就各司其職。

徐家隻管搞研究,而孟家主要是負責提供資金這方麵。

總歸,研製出來的一些特效藥,回報率也是非常高的。

徐漢義手裡的研究所都非常成熟,這麼多年,在醫學上的貢獻很多,同時也利民。

讓一些罕見病患者,能儘可能少的花錢買藥吃。

所以,孟家在這一方麵的其實並冇什麼虧損,總得來說還是賺的。

蘇賢先為什麼想要去分一杯羹,也是看到了這一塊的利潤。

而徐漢義願意讓蘇賢先進來,有一個原因,是想削弱孟家的重要性。

算是給徐家一個後路。

眼下,徐晏清出事,訊息到他這裡,自然也很快會到孟家耳朵裡。

孟家的人對他有意見,說不準會在這件事上強力打壓。

徐漢義看著眼前的這盤棋,還未做出最終決定。

沉默良久,他問:“開暢是怎麼回事?”

“警方還在查,事情還不明朗。但可能不太好。”徐振生似乎在隱瞞什麼。

徐漢義抬起眼,沉聲道:“說清楚。”

“他有點問題,可能跟之前健身會所的襲擊事件有關係,正好這件事還跟陳念相關。”

徐漢義將手裡的棋子砸在了徐振生的身上,“你這個當父親的,自己的兒子都不管嗎?”

“我也想不到會有這種事。”

徐漢義原本還想看看的,畢竟是自己養了多年的孩子,現在這麼一說,他唯有避嫌。

徐漢義眉頭緊擰,胸腔鬱結,說不上來的悶痛。

徐振生說:“我會處理好這件事的,您放心。”

徐漢義閉著眼,不再說話。

這時,林伯進來,“老爺,蘇氏的裴總在外麵,想跟您見一麵。”

徐漢義緩慢睜開眼,情緒緩和了一些,看了徐振生一眼,說:“你先去瞭解情況,任何事第一時間告訴我,不管是關於開暢的,還是晏清的。”

“無論如何,不要影響徐家的名望。徐家這麼多年累積下來的成就和威望,我不希望在我這裡毀於一旦,你明白嗎?”

“明白。”

徐振生走到門口,裴堰就站在門外,西裝革履,神情嚴肅,看到他時,禮貌頷首。

……

陳念工作完就回了東源市,飛機上無所事事,她就拿日記本寫一下這幾天的事兒。

一番頁,就看到乾淨頁麵上,蒼勁有力的幾個字。

【她今天冇等我】

陳念愣住了。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卷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一拍兩散意思,一拍兩散意思最新章節,一拍兩散意思 書去搜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